ag网上真人游戏有限公司欢迎您!

《共产党宣言》的女子解放思想与今世意蕴

时间:2020-01-26 16:01

《共产党宣言》的女性解放思想《共产党宣言》不但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共同纲领,而且是女性解放的宣言书。仔细剖析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述可以体味到其女性解放思想的丰富性,其方法论和唯物史观成为女性运动的主要纲领,为妇女解放事业指明了道路,对女性运动的发展影响深远。这导致了女性在劳动关系的弱势地位,新的跨国劳动阶级正呈现出女性化、临时化和贬值化的特点,打破劳动市场中女性的劣势地位,赋予其合法权益是女性解放的基本前提。团结政治是一种跨越差异的女性主义共同体政治,通过建构性活动创制在承认和尊重差异基础上的女性团结,进而实现女性诉求的同质性和同一性,打破中心与边缘、男性和女性的差异实现社会整合的目标,塑造全球女性价值观念的协同共进,进而构建女性互惠合作的共同体政治。

女性;解放思想;《共产党宣言》

2018年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纪念意义的年份,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振叶寻根,观澜索源,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刻对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进行系统的回顾与重解,既是一种对历史的总结,也是面向未来的求索。马克思主义发展史记录着中国共产党人初心,谱写着人类社会发展的伟大诗篇。正如马克思一再强调的“一切时代的体系的真正的内容都是由于产生这些体系的那个时代的需要而形成起来的。”在新的历史起点重读马克思,重新理解马克思留给人类的丰富历史遗产,是让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重要途径。

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中,《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作为国际工人运动和唯物史观结合的典范,它以浓缩和结论的形式呈现了全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成为全世界无产阶级,尤其是女性解放的宣言书。170年来,雇佣劳动和两性社会关系因全球化冲击而发生深刻改变,两性劳动分工的永恒性与多变性使女性就业成为分析经济和金融全球化的最优模型。女性主义研究经历了从自由主义、激进主义、社会主义走向后现代主义的转变。21世纪伊始,女性主义研究“重估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价值”和“回到马克思”的思潮愈演愈烈。学者们努力摆脱还原论和经济决定论的倾向,对马克思关于女性问题的文本进行体系化研究和重塑,形成了丰富的理论成果。

《共产党宣言》的女性解放思想

《共产党宣言》不但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共同纲领,而且是女性解放的宣言书。它以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为根本出发点,以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为方法论,向世人展示了女性在工业资本主义阶段被卷入资本积累,成为无产阶级重要组成部分的过程。妇女解放是整个无产阶级反抗剥削和压迫的重要目标,妇女作为革命阶级需要打破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最终实现全人类的解放。马克思从未专门提及女性解放的议题,而是将其作为人类解放的重要组成部分进行了整体性考察,在创建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哲学及政治经济学体系的过程中不断触及女性问题。在《共产党宣言》和《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女性作为劳动者的组成力量成为论述的中心。劳伦斯·王尔德在分析马克思的著述时发现,马克思在对种族关系、自然环境和历史影响等与经济基础的关系进行阐述时,并没有采用经济还原论或决定论的方式,他将不同的群体在资本主义经济结构中的作用进行了不同的定位,显然马克思认为阶级并非均质的存在,而具有差异性,阶级不但是异质的,而且具有多样性与多变性,不同群体之间的关系需要进行协商和差别对待。仔细剖析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述可以体味到其女性解放思想的丰富性,其方法论和唯物史观成为女性运动的主要纲领,为妇女解放事业指明了道路,对女性运动的发展影响深远。

《共产党宣言》关于妇女解放的论断始终与工人阶级革命、全世界无产阶级同盟、共产主义实现等问题紧密联系,形成了“一体两翼”的学术和研究特色。所谓“一体”指的是妇女解放问题始终围绕着资本主义生产和积累模式展开,妇女压迫问题根源于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结构,经济生产决定了政治和精神基础,两性关系是劳动异化的必然结果,想要实现妇女解放必须从根本上矫正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马克思对于妇女问题的研究主要从两种生产的理论入手,即物质生产和人类自身的再生产,两者共同构成了统一的社会生产。马克思认为探索人类发展的历史需要将物质生产与人类本身的生产有机结合,而且这种考察必须在具体的历史发展过程与具体的历史条件中进行。女性问题产生的根源是私有财产的出现。马克思认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自然分工和社会分工逐渐产生。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和生产关系的变革,物质和精神劳动分野,这种不同于自然分工的发展模式,造成了人类对物质世界的无限追求,日常生活的“物化”现象逐渐显现,这也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权力和地位的不平等,出现了阶级的分裂,女性和男性地位的平衡状态被彻底打破。尤其是自由资本主义时代,大机器的普遍使用,使男性成为工人阶级的代名词,女性在劳动中的地位进一步边缘化,女性受控制、受压迫的现象日益突出。社会分工不但造成了劳动模式的巨变,也改造了家庭关系,女性在社会和家庭中的地位发生了相应的变化,社会关系也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质的变革。它不但造成了两性关系中的强势和弱势的两方,还造成了性别的对立,使得私人关系转变为阶级关联。正如麦克莱伦所指出的:“决定个人的阶级类别的标准在于他在主要的生产方式中的地位。”

所谓“两翼”指的是围绕着反抗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马克思和恩格斯从父权制的摧毁和家庭关系的变革两个方面论述了妇女解放的合规律性和合目的性。《共产党宣言》回顾了资本主义社会产生两性矛盾的必然性,工业化使劳动生产集中,资本主义的矛盾和阶级对立变得更加尖锐,从而为新社会的形成提供了各种有利因素,也使旧的社会产生分裂的力量。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随着旧的家庭关系解体,现代工业通过分配成为生产过程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国内领域女性和儿童是创建更高形式的家庭和性别关系的根本基础。《共产党宣言》对这一形成过程进行了论述:“现代工业已经把家长式的师傅的小作坊变成了工业资本家的大工厂。现代工业越发达,男工也就越受到女工和童工的排挤。对于工人阶级来说,性别和年龄的差距再没有什么社会意义了。他们都只是劳动工具”。一方面,随着工业化进程从制造业向现代工业转移,男性和女性在劳动市场中的角色也随之发生改变;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工业化破坏了父权制家庭,产生了推翻资本主义社会的推动力量。只有在新社会的条件下,新的性别分工才能产生更高的家庭和社会形态。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既败坏了家庭,又使无产阶级女性化。女性作为母亲的角色受到工厂劳动的影响,成为新的、更高家庭形式的主要负责人。在《共产党宣言》中,我们看到了无产者的家庭被强制解散,无产阶级家庭的纽带都被大规模地割断。妇女和儿童只是简单地变成了劳动商品和工具,这成为妇女解放运动的逻辑起点。同时,《共产党宣言》也为女性解放提供了可参考的策略,即要废除作为生产工具的女性附属地位以及私有财产制度支配下的“公妻制”,建设与先进生产力相适应的共产主义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