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网上真人游戏有限公司欢迎您!

探访御用西医麦信坚故居 李鸿章亲题石门额

时间:2020-02-11 03:06

图片 1

李鸿章亲笔题写的“初泰麦公祠”匾额。

图片 2

秋日早晨阳光轻洒,享有广州“周庄”美誉的黄埔南湾水乡愈发明媚,巷子悠长、静谧,斑驳的红砖诉说着古老的故事。涌边几处明清古迹修旧如旧,垂柳下纳凉的村民总喜欢细说600多年前南湾村富甲一方的故事,村里那块李鸿章题字的石门额,是他们永远讲不厌的麦氏祖先佳话。我们在村民的指引下探访了慈禧第一个御用西医麦信坚的故居,聆听他传奇的故事。

古巷深处 寻常人家

沿着村内古朴的小巷往里走,那些静静流淌的岁月,似乎被一条条老巷串联起来。“皆佳街”、“履理里”——巷口门楼的两块门牌透着古色古香的“学问”。这几个字用粤语念三个音是一样的。对其中的含义,南湾社区居委会主任周永坚娓娓道来:“皆佳街”就是住在这里的人家要品学皆佳,而“履理里”就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

我们寻访的麦信坚故居,就在这“皆佳街”的“履理里”。

“南湾自古都是广州比较富裕的地区,麦信坚祖上也不过是这里的一户寻常人家。”记者发现麦信坚故居与周围民居没有两样,烟灰色的青砖墙面上勾勒着土色的砖缝,毫无修饰与浮华,然而与青瓦的古雅相配,却像是格外简洁的立体中国水墨画。

被称为南湾“活历史”的80多岁老人麦剑辉告诉记者,南湾98%的村民都姓麦,麦姓家族历来重视教育,一直有大家攒钱的“家族基金”,供“能读书的孩子”上学。故事的主人——麦信坚在南湾上完小学后,便在“家族基金”的资助下前往香港、日本留学,曾就读于香港师范书院和日本医学堂。良好的教育为麦信坚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让这个不起眼的小伙子,能抓住命运之手,一跃成为慈禧、李鸿章赏识的名医。

祠堂石匾 见证辉煌

麦氏宗祠,一座湮没于历史烟尘中的古祠堂,静默于石板路前。李鸿章亲手题写的“初泰麦公祠”,记录着曾经的辉煌,见证了历史的变迁,也显示出祠堂主人的尊贵。

老房、古祠堂前麦剑辉老人继续给我们讲述麦信坚的传奇故事。

“毕业后,麦信坚就到香港开了一间西洋诊所,行医治病。”有一年,钦差大臣李鸿章来粤巡视,患了急病,请遍全城名医都无法治好。愁眉不展之际,经人推荐认识了西医麦信坚,并邀请他从港回穗替自己治病。意料之外,几剂药便将御医都无从下手的顽疾治愈。李鸿章大喜,坚信麦信坚是神医,后又请麦信坚为他的夫人治一种极难治好的妇科病,结果又治好了。而慈禧太后也患了李夫人一样的妇科病,一直被病痛折磨着。李鸿章回京后向慈禧禀奏,称麦信坚能医治太后的病。当时慈禧只信中医不信西医,但得知李鸿章夫妇的病确实被一个叫麦信坚的西医治好了,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麦信坚请到了宫中,麦信坚就成了慈禧第一个御用西医。

不出一月,病治好了,慈禧要重赏麦信坚。官爵钱财,麦信坚都不想要,但又不敢推辞,便说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大清的栽培,恰逢家中祠堂建成,有成就不应忘祖,若能得到亲笔题写的牌匾,光宗耀祖,不胜感激。慈禧应允,命李鸿章亲墨,题写“初泰麦公祠”。据说,李鸿章为了赶在祠堂工期结束之前送到,还专门派北洋舰队的一艘军舰将牌匾从北京护送到广州黄埔。

听着老人讲的故事,抬头看了看这块由李鸿章亲笔题写的牌匾。“初泰麦公祠”,五个大字遒劲有力,刻在麦氏大宗祠右侧大门顶上,石匾长2.8米,宽0.8米。匾的右边镌刻“光绪己亥仲春”,左边下首刻“李鸿章书”。

祠堂的牌匾在多次战火中幸免于难。“文革”期间,红卫兵竟也没有认出李鸿章的手迹,牌匾得以保存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