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网上真人游戏有限公司欢迎您!

寂寞如猫

时间:2020-01-14 16:11

那栋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从我搬到这的第一天起,它就一直这么空空落落。

原本是很漂亮的别墅,可是由于长久地没有人进出,门前的庭院里已被荒草覆盖,大门和墙壁上爬满了腾类植物。

三年来,我眼看它独自矗立在夕阳与朝辉中,高大而孤独的影子有着说不出的寂寞。

据说主人在十年前一去不返,留下这栋房子,还有一只猫。

那只猫是黑色的,瘦长的身体,目光温驯而悲伤。十年前它还不满一岁,每天被主人宝贝也似的宠爱,或许在它那小小的心里,这种甜蜜的日子永远也不会结束。然而某天夜里,车来车往,人们在它的家里穿梭来去,大大小小的箱子和包裹连同主人一起呼啸而去,临别时只有一个匆匆的吻。

从此它再没见过主人。

它始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它也分不清时间过去了有多久,只是固执地等待着,等待主人再次回来。

三年前,我搬到了它的隔壁别墅。

当时它是那样高兴地从自己别墅的荒草从中冲过来,我从不知道一只猫可以发出那样快乐的声音。

然后,它在我面前刹住,深深的目光失望地看着我:我不是它要等的人。

它转过身,慢慢地消失在别墅里。

一只猫失望的身影,忽然令我心头一酸。

又是黄昏。三年来凭窗眺望,是我的日常功课。

就象那只猫,我也在等。等一个很久很久才来一次的人。

他的跑车出现时,我也象猫咪一样兴奋地迎上前去。

我比猫咪幸福多了,至少,我等待的人总会出现。

每当我快要绝望了,他就出现了。他总是那么温柔,那么亲近,好象我们只不过刚刚分别几个小时,只要他的眼睛那么看着我,所有的等待都变得美丽。

他从来不说这些日子去了什么地方,我也不会问。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那么短暂啊,有那么多话要说,没有时间去说那些?挥淇斓氖虑椤?/p>

然后他又会离开。

他离开后,我就跑到隔壁别墅,猫咪在荒草丛中,看见我来了,就会叹一口气。它真聪明,知道我只有在他离开后才会想到它。

猫咪啊,你寂寞吗?抚摩着它光滑如水的毛发,我幽幽地问。泪水,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一滴一滴滴下来。其实我很幸福啊,我不应该要求太多,我实在是太不知足。

可是猫咪,为什么我会心痛呢?无论他来或者离开,我的心都那么痛,痛得仿佛要死去。

猫咪就这样温驯而悲伤地看着我,什么也不说。是的猫咪,在漫长的等待中你已经习惯了失望,但是你的心还没有死。

他又来了。

猫咪在荒草从中远远地看着我们快乐地拥抱和尖叫。

我喜欢你这里的玫瑰香,玫瑰长得真好啊!他站在庭院里深深地呼吸。

我的庭院里种满了玫瑰,绿油油的叶片,殷红的花朵,浓郁的芳香,在别处,再没有这样浓艳的景色。

我轻轻抚摩着玫瑰花瓣,一丝柔软掠过掌心:因为这里的土壤很肥沃啊。

猫咪的主人死了。吃饭的时候他突然说。

哦?我心头一颤,筷子掉在了桌上。

上次他带我去见朋友的时候,我认出了猫咪的主人,那一对年轻的夫妇,是他大学的同学。

我在别墅墙上见过他们的照片。

我问他们为什么遗弃别墅,他们说是厌倦了。

那么那只猫咪呢?为什么不带它走?我问。

他们却已经不记得猫咪,直到我再三提示,才总算记起,然后就笑我孩子气:只不过是一只猫,扔了就扔了呗!

他也跟着一起笑我。

我偷偷地跑到外面哭了一场,猫咪那充满期待的目光,每日每夜守侯别墅的痴情身影,象一根刺,扎在我心里。

现在,猫咪的等待将永远没有尽头了。泪水又流出来了,我来不及拭去,被他看见。他十分不高兴:你哭什么?你跟他们又不熟!

我赶紧收住泪,没有告诉他,我的泪,是为猫咪而流。

你会不会象扔下猫咪一样扔下我,再也不理睬我?我问他。

傻话。他笑了笑,却没有给我答案。

我不敢再问,只好去浇花。

每当心情不好,我就喜欢浇花。除了那只猫,就只有这些花最知道我的心事,知道等待的岁月有多么漫长。

他出现在我身后,和我一起赏花:他们死得很奇怪呢。他的话题又转到了猫咪的主人身上。

怎么个怪法?其实我并不想听,可是他难得有兴趣给我说,我不愿令他扫兴。

他们死的时候,全身都是血,但是没有伤口,好象血是从每个毛孔里流出来的。等大家报了警再来看时,连尸体也不见了,好象蒸发了一样。只留下一滩鲜血。警方找遍了全城也没有发现尸体,你说是不是很诡异?他的笑容仿佛也有些诡异。他常常这样笑,令我毛骨悚然。冷风夹着玫瑰香吹来,我不由打了个寒颤:不要再说了好吗?害怕吗?他仿佛很高兴看到我害怕的样子,目光也变得幽幽的,声音也变得低沉:害怕我?

我的确是害怕他,真的,说不上为什么,只是害怕、害怕、害怕。

我确实知道,那两个人的死,与他有莫大干系。

但是我不能说出来。

猫咪!我求救地叫着。猫咪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搂住它温热的身体,觉得找到了安慰。

你对这猫咪比对我还亲近!他愤怒地逼近。我赶紧放开手,猫咪消失在沉沉夜色中。

他揪住我的头发:你想不想知道玫瑰花为什么长得这么好?

玫瑰花为什么长得这么好?我当然知道。难道还会有其他原因吗?难道?我惊恐地望着他。他得意地大笑,转身,发动汽车绝尘而去。

我这次没有送他,而是在原地慢慢坐下,回想着他曾经告诉我的故事。

他曾经告诉过我,只有在死人尸体上开出的玫瑰,才具有最灿烂的光华。

他还告诉我,世界上最忠诚的女人,就是死去的女人。

他说过,爱到极致,就是以死亡为终结。

我爱你爱得快要超过极限了。他这么说。

究竟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我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分辨。

他还曾经告诉我,永远不要去翻动玫瑰下面的泥土。

为什么?

黄昏的时候,猫咪瘦长的身体和它自己的影子,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这是何等寂寥的图案。

我已经告诉猫咪不要再等,它的主人死了,等待没有任何意义。

猫咪仿佛没有听懂,只是这么卧着,等着。

我看见清亮的泪水不断从它眼里流出——原来你什么都明白啊猫咪,你只是不愿意接受。

对于一只习惯于等待的猫咪,除了等待,生命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呢?

他又来了。

我为他煮了很香浓的汤。

我的手艺他一向是赞叹的,吃得啧啧有声。我不吃,就这样痴痴地看着他吃,是何等的幸福啊。幸福还能延续多久呢?我不去想,只享受这一瞬间。

你是一个好女人,好得我都不忍心杀你了。但是你知道的,我不能不杀死我最心爱的女人,否则我会害怕失去。他一边喝汤一边说。

你多喝点。我柔声道,又为他盛上一碗。蒸汽在饭桌上氤氲,灯光极其明亮,是我最喜欢的家的感觉啊。这是鸡汤,别处喝不到的。这鸡是养在玫瑰丛中的,不用喂,就总是能自己找到虫子吃,那虫子是白白胖胖的。玫瑰从中怎么能生出这么多的虫子来?

他停止喝汤,疑惑地看着我:你说什么?

我温顺地微笑着:玫瑰花长得很好,土地很肥沃,虫子很多,鸡汤很浓,对吗?

他的脸色渐渐地变了,想要站起身来,却不知怎么又坐倒在原地。

我轻轻地扶起他,在他腰部垫上一个靠枕,用丝巾为他拭去细密的汗珠,开始给他说故事。

他不想听,可是我一定要说。一直以来都是他说,这是最后一次,无论如何都该轮到我了。我给他一个最温柔最甜蜜的笑容,开始了我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太久了,我都忘记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那时候我也是这么的爱你,象个傻女孩一样,每天痴痴地等你回来。你总是回来得很晚,有时身上还带着别处的胭脂香,但我从没有责怪你。因为我想啊,就算你曾经在别处留连,最终还是要回到我身边的。

可是我没想到你回到我身边,竟然只是为了要彻底离开我。

那天夜里,你回来喝汤,就是和今天一样香浓的鸡汤,为了让你喝得开心,我悄悄藏起了被菜刀割伤的手指头——我真傻,以为你会心疼,其实你根本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