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网上真人游戏有限公司欢迎您!

马玉金:群星奖得主 视曲艺为命根子 ——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时间:2020-01-19 00:17

图片 1

提起马玉金,济宁文化人对他赞不绝口。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放羊娃,却两次摘取“群星奖”,因而被戏称为“马金奖”、“金奖专业户”。凭借在戏曲、曲艺音乐创作方面的特长,他逐渐成为济宁市为数不多的高产作曲家之一。 多年来,马玉金笔耕不辍,埋头创作,而今虽已年近花甲,但仍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劲头。济宁市中区文化馆馆长王战胜告诉记者,马玉金是个多才多艺的人,目前已创作了百余篇音乐、戏剧、影视文学等作品,且吹、拉、弹、唱无不精通。高亢的创作激情,使他以笔墨作颂歌,以乐谱当舞台,创作了篇篇反映多姿多彩生活的曲艺、音乐作品,并广受读者和观众的好评。

牛刀小试露头角

嘉祥县享有“唢呐之乡”的盛誉,马玉金就出生在该县纸坊镇的一个东纸坊村。小时候由于家里贫困,他读到初中一年级就辍学了。为养家糊口,深受民间艺术熏陶的他决定学习拉二胡,以保日后有碗饭吃。出乎意料的是,他的艺术之路竟一发而不可收。

为混出个名堂,他夜以继日地勤学苦练,有时为了练习一段曲子,甚至废寝忘食。然而由于文化水平受限,他很难创作出新作品。于是他边拉边记,然后再琢磨创作,往往是为了音乐创作而发痴发呆。一年夏天,因害怕自己那拉得像杀鸡似的胡琴声影响邻居休息,他每天早早起床,带着二胡来到附近的山坡上“找感觉”。有一次,妻子的同事有要紧事找马玉金,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答应,同事还向他家人抱怨了半天。事后,马玉金说:“我一直都在屋里,没听见有人叫我。”就是凭着这股执著劲儿,他的创作一步步走向成熟。

后来,马玉金的曲艺音乐创作被一传十、十传百,引起嘉祥县文化界人士的关注与好评。为此,嘉祥县文化局破格把他调到县文化馆从事专职创作。随后,他辗转来到济宁市中区文化馆,目前是文化馆的研究馆员,享受教授级待遇。

出奇制胜夺金奖

创作吹打乐《拜鼓曲》时,他曾为乐器的陈旧而苦恼。他说,《拜鼓曲》是由一名演员吹着螺号开场的,但是寻找螺号乐器让他费了一番周折。后来他突然想起,1985年在菏泽参加一次演出,演出结束后,演员纷纷退场,细心的马玉金却找来一部傻瓜相机,把现场演奏的乐器全部拍摄下来,这为后来制作螺号提供了原型。

马玉金说,这次演出所用的串鼓、螺号等十多件乐器大多都已失传,即使花再多的钱也很难求到。为找到螺号,他寻访到当时演奏螺号的老人,却被告知这种乐器曾被孩子们当球踢,已遗失多年了。

失望之余,在万般无奈下,他尝试去海边买回一只大海螺自己制作。他花30元钱从青岛买回一只海螺,却不知道如何制作。后来,他试着用钢锯把海螺的尾端锯掉,拿起来一吹,竟然吹出“呜呜”的声响。受到启发后,他决定再次自制失传的串鼓。如今这些乐器都成了马玉金爱不释手的宝贝,部分乐器已经被当地文化部门收藏。

最终,《拜鼓曲》以古朴、典雅、凝重的艺术风格,耳目一新的乐器组合,精湛完美的演奏技巧,而一举夺取国内曲艺创作最高奖——“群星奖”。

“马金奖”名不虚传

马玉金擅长文艺创作和辅导,有音乐、戏剧、曲艺、影视文学等作品100余件参加各级比赛获奖或发表。1999年以来,其作品《拜鼓曲》、《断机教子》、《孔子拜师》等曾先后获全国第九届、第十一届“群星奖”金奖,获中央文明办、文化部两项银奖。其中,大型吹打乐《儒乡鼓韵》于2000年赴南京参加第六届中国艺术节的开幕式演出,2002年由中宣部、文化部选调赴北京首都剧场进行“十六大”庆祝演出。1999年由他主创的大型现代戏《好人老程》,由济宁市吕剧团上演100余场,获济宁市精品工程奖。当年10月,马玉金参加第六届山东文化艺术节演出,获编、导、音、美等11个项目大奖。今年3月15日,在嘉祥县举办的山东省首届农民文化艺术节民间吹打乐决赛上,马玉金创作的吹打乐《求雨》获得金奖。

据了解,《拜鼓曲》获得“群星奖”系济宁市建国以来的首个国家级奖项,其作品赴南京、北京等地演出也开了济宁曲艺“巡演”的先河。

曲艺是我的命根子

谈起曲艺,马玉金滔滔不绝;谈起自己的生活,他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我喜欢曲艺,可能一般人不能理解,我觉得它就是我的命根子。”当记者询问马先生今后的曲艺创作道路时,他谈得最多的也是创新。“曲艺并不像一些人所认识的那样,它不是一种古老的、保守的艺术形式,它的本质应该是创新的,变革的,进取的。古曲要有新风。”

当前,曲艺创作处于滑坡阶段,很多人纷纷另谋出路,或下海经商,或出国留学。但是,马玉金依然任笔墨挥洒,任思维驰骋,在曲艺创作中寻找快乐。